{__STYLE__}
书房小说

董事长的真假千金 第2章 付费部分在线阅读

发布时间:2024-04-02

>>>>《董事长的真假千金》 在线阅读<<<<

《董事长的真假千金》小说简介

小说《董事长的真假千金》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,作者为“宋俊”,主要人物有宋俊卡某亚,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:我稍微走近了两步,看到宋俊手腕上的东西之后立刻就明白了。他抬高手腕推眼镜的动作真的太“不经意”。哦——原来是一比一高仿的绿水鬼。之前我爸过生日的时候我就送过他这个手表,别人可能看不出来,但瞒不过我的眼睛...

《董事长的真假千金》免费试读


6

做完手头的提案之后,我回了趟家,在车库里随便挑了辆布加迪到了饭店。

前几年我爸痴迷于买车,什么玛莎拉蒂,保时捷之类的一股脑地往家里搬,到最后还是我妈跟他闹了脾气之后才收住的。

今天开的这辆,真的已经算是最低调的了。

一进门,我就看见除了小天之外的同事都不约而同地围在江莎莎和宋俊身边,七嘴八舌地奉承着两人。

我稍微走近了两步,看到宋俊手腕上的东西之后立刻就明白了。

他抬高手腕推眼镜的动作真的太“不经意”。

哦——

原来是一比一高仿的绿水鬼。

之前我爸过生日的时候我就送过他这个手表,别人可能看不出来,但瞒不过我的眼睛。

江莎莎穿着一身小礼服朝我走过来,她上下打量我一眼后冷哼一声,讽刺道:“蒋梦你怎么回事啊?来藤楼阁吃饭怎么还穿的这么随意!”

随意?

我下意识地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。

虽然是套休闲装,但也是设计师私人订制的,比她身上这件批量产的贵好几倍不止。

江莎莎又冷哼了一声,绕过我往门口看了看。

“话说你是怎么来的呀蒋梦?打车还是坐地铁?”

我还没来得及说话,江莎莎又跟被人咬了尾巴根一样惊叫了声,“呀!”

“对不起啊梦梦,我忘记今天你要请大家吃饭的事情了!你不会是走路来的吧?”

“没关系的,你如果困难的话今晚我可以让阿俊开车送你一程的,正好我刚提了一台法拉利,带你见见世面也是好的!”

她这话一说完,身边的同事很快就小声议论了起来。

“原来门口的那辆法拉利是莎莎的,真有钱啊,说提车就提车了。”

“人家家是什么条件,咱们不都是给她爸打工的打工人?贫穷限制想象啊!”

同事的话被不远处的宋俊听进耳朵里,脸上的笑容更荡漾了。

呵,笑死。

吃软饭还能吃的这么心安理得的人,也就只有他了。

真是越来越期待他知道真相之后的表情了呢。

江莎莎一边说,一边伸手想拉我的胳膊。

我面无表情地避开她,笑道:“你说的那台法拉利车牌号不会就是TX685吧?”

江莎莎仰起下巴,“当然!”

我彻底笑了,毫不留情地揭穿道:“不出意外的话,你这车应该是在一个姓刘的老板那里租来的吧?”

江莎莎表情一窒,声音顿时拔高了不少,指着我叫:“你在胡说些什么呢!”

我又转头看了眼宋俊的表情。

震惊,惶恐。

“没错啊。”我笑的更开心了,“我嫌这车底盘太低,上个月刚把它转卖给租车行老板。”

“哦对了,这车前面的保险杠被我刮过几次,估计还没来得及换,你们应该看见了吧?”

江莎莎和宋俊的表情彻底凝固了。

尤其宋俊,满眼震惊地看着我。

身边的同事都安静了下来,齐刷刷地看向江莎莎等解释。

“是我租的又怎么样!”江莎莎顿了顿,随后下巴又抬高几分,解释道:“我的车前两天开去保养了,临时租一辆不可以?”

“再说了,我本来也打算提一辆法拉利玩玩的。”

我挑了挑眉。

随便她怎么说了。

同事们大多都臣服于她的“身份”,信也好不信也罢,都不敢显露在表面上。

就在她白我一眼准备转身就走时,帮我停车的大堂经理回来了。

经理将手里的车钥匙恭恭敬敬地递给我,“蒋……小姐,您的车我已经给您停好了,等您要离开的时候我再给您开出来。”

我接过车钥匙道谢。

来之前我就提前给经理打过招呼,非必要情况不要叫我蒋总。

毕竟我还没跟这俩小贱人玩够,早早谢幕的小品多没意思。

正当经理准备转身离开时,江莎莎又来劲了。

“哎这个服务员,你等会儿!”

经理对她趾高气昂的态度明显不满,皱着眉问:“请问小姐你有什么需要吗?”

江莎莎不由分说地将车钥匙丢到经理怀里,命令道:“我的车就在门口,你去给我停好吧!”

经理表情一言难尽,但还是耐心道:“那麻烦您给我看一下您预约的用餐号。”

7

江莎莎一脸自信地将手机递给他。

半晌,经理略有些尴尬地将手机还给江莎莎。

“不好意思小姐,您预定的是D用餐区域,不在我的服务范围以内。”

经理的话一说完,身边的同事直接惊呼出声。

“D用餐区域?那不是藤楼阁的最低消费标准吗?莎莎怎么会跟宋俊去D区域啊?”

“我还以为她多有钱呢,好歹她爸是董事长啊,竟然还混成这样。”

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坏人死于话多了。

江莎莎做的事情越多露怯就越多。

在藤楼阁,大堂经理的地位相当于一个上市公司的总监,一般情况下只接待VIP贵宾。

看她的样子,应该根本不知道这条规定。

江莎莎和宋俊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跟唱戏似的。

“那蒋梦凭什么能……”江莎莎下意识地指着我大喊,说到一半又停下。

“不可能!”她转头看向宋俊,“你从来没跟阿俊说过你有钱的!”

我一下子就被她的迷惑发言逗笑了。

财不外露没听说过?

看到这俩人吃瘪的样子,小天控制不住地捂着肚子大笑起来,毫不留情地嘲讽:

“哎呦我天,我还以为这俩人多有本事,合着就是狐假虎威,狗仗人势呗!”

“这人呐,不怕没钱,就怕没钱还虚荣,要真没这个本事就别在外人面前装,真够丢人的!”

江莎莎满脸通红,拉着宋俊就要往D区走,一边走还一边反驳:“你们懂什么,我们是怕浪费,为了环保!”

同事们纷纷低下头偷笑,而宋俊还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,被江莎莎拉着的功夫还双眼发直愣愣地看着我。

吃饭的时候,宋俊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翻出来个私信,给我发信息质问。

梦梦,你之前不是说自己就是普通家庭吗?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有钱了?

你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?这样你就能留住我在你身边了!

我不禁冷笑一声。

留住他?还在我身边?

留住他干什么?过清明节吗?

给他扫墓我都嫌恶心!

我懒得搭理他这种脑瘫言论,不紧不慢地回复:你手腕上的绿水鬼是假的,高仿货,几千块钱就能到手。

原来,这就是你想要的东西啊。

一想到这对狗男女尴尬在原地的样子,我顿时心情大好,不等宋俊回复就直接删除拉黑走起。

……

等同事都回去后,我一出门就看见宋俊朝我的方向过来。

我还没来得及躲,他就一把抓住我的手腕道:“梦梦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现在就给我解释清楚!”

“我知道你还一直爱着我,只要你把你的真实情况告诉我,我愿意考虑跟你复合。”

我翻了个巨大的白眼送给他。

他没事吧?

我直接甩开他的手,不客气道:“我有病我才会一直爱你,你是个什么狗东西。”

“说起来,我还得谢谢你的不娶之恩,幸亏江莎莎能看得上你,要不然我还不知道要被你算计多久!”

现在想想,当初跟宋俊在一起的时候真是被猪油蒙了心。

这是个什么玩意儿?

从这天之后,江莎莎确实安分了不少。

我还以为她是准备重新做人了,结果没想到她是想给我憋一个大招。

8

因为项目工作的原因,我们三个又被分到了一组。

一开始我死活想不明白,但很快我就想通了。

在藤楼阁那次我让江莎莎那么下不来台,这回好不容易憋到分项目的时候了,她跟宋俊肯定不会放过这次“挽尊”的机会。

这天下午,我刚整理好调研报告就被同事告知项目总监让我去办公室一趟。

说完,他一脸同情地拍了拍我的肩膀,还说让我做好心理准备之后再进去。

一看他这表情,我的心里顿时就咯噔了一下。

得,我明白了。

绝对没啥好事。

果不其然,我一推开办公室的门就接收到了项目总监,人事部部长和宋俊江莎莎的目光。

哎呦喂,这是准备给我开个批斗大会了?

我从办公桌前站定,“总监,您有事找我?”

虽然已经猜到了这几个人凑到一块准憋不了什么好屁,但身在职场,最起码的礼貌尊重还是要有的。

项目总监往椅子靠背上一仰,居高临下地问我:“小蒋啊,你知道我为啥在这个时候叫你过来吗?”

我当然知道,又想找事儿了呗。

人事冷不丁地哼了一声,阴阳怪气地说:“现在咱们公司的风气真是越来越不好了,某些人啊,仗着家里有钱就在公司为所欲为,敌对同事也就算了,对待工作的态度也是越来越差劲!”

“蒋梦,你怕不是把公司当成姥姥家了,以为这里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!我看你是已经忘了自己还只是一个实习生了!”

余光中,我清晰的看见江莎莎此时正在以一种小人得志的样子瞅着我,还时不时地笑出两声。

有意思,为了挖苦我都做到这份上来了,也真是为难她的良苦用心了。

项目总监一脸认同地点头,随后又看向宋俊,问:“小宋平时跟蒋梦的工作接触比较多,你觉得她的工作能力怎么样?”

宋俊清了清嗓子,马上接话:“总监,站在工作的角度来说,我觉得蒋梦最近的工作态度非常不认真,频频出错还屡教不改,可以说是给项目的推进扯了很严重的后腿。”

“而站在私人的角度来说,蒋梦不管是在公司还是在私下,她都经常针对我跟莎莎,经常让莎莎在同事面前下不来台。”

宋俊一边说着一边牵起江莎莎的手,满眼“深情”道:“作为莎莎的男朋友,我真的很心疼,也很生气。”



我的天!

瞎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他就不怕遭雷劈吗?

看他们一唱一和的态度,我彻底被气笑了。

“宋俊,你脑子里都是屎吗?”

反正脸都撕到这种程度了,我也没必要再那么文明,干脆就直接把话怼到他的脸上。

“你自己摸着良心说,我每天在公司待到半夜十一二点,你们呢?我记得市场调研和统筹都是你跟江莎莎做的吧?文件被上面打回来多少回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?”

我说着话,总监忽然猛地一拍桌子,怒斥道:“蒋梦!这是工作场合,你说话给我注意点!”

人事也随声附和:“就是,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不知好歹,一点家教都没有!”

我不冷不热地看他们一眼,心里的怒气直往上涌。

这他妈,公司基层的风气什么时候变成这熊样了?

对他们来说是无所谓,但这可是我家公司啊!

“不知好歹?”我气极反笑,“不知好歹的是谁啊?”

“你们这么针对我的原因,不就是为了讨好江莎莎这个董事长的女儿吗?说好听点是人情世故,说难听点不就是舔腚吗?”

一听我这话,人事立马就急眼了,拍着桌子吼道:“你再给我说一遍!”

“说一百遍也是一样。”我冷冷地回他一句,随即转头看向江莎莎,“你不说自己是董事长女儿吗?”

“来,现在我给你这个机会,给董事长打电话,让你爹来给你撑腰!”

9

我这话一说出口,总监和人事都笑了。

“蒋梦,你什么时候糊涂了?董事长日理万机,你觉得他会闲到来给你这种无名小卒主持正义?”

我直直地盯着总监,淡声道:“江莎莎打个电话不就知道了吗?更何况,江莎莎可是董事长的亲女儿,他就算看不上我,也总不能不管自己的亲女儿吧。”

江莎莎显然没有想到我会直接让她给董事长打电话,原本还在吃瓜看戏的表情顿时变得忐忑不安。

但宋俊却完全没意识到女朋友的不对劲,脸上的期待都快藏不住了。

我冷笑一声。

也是,像他这种势利眼,现在满脑子想的肯定都是怎么才能在董事长面前表现自己。

“莎莎,要不就给咱爸打个电话吧,有爸在,你也不用再受委屈了。”宋俊迫不及待道。

笑死了,这么快就认上爹了。

“不行!”江莎莎下意识地抬高音量,“我爸今天出差了,现在在国外赶不回来的!”

人事对她的话深信不疑,趾高气昂道:“听见没,董事长根本就没空搭理你。”

“呵……”我冷笑一声,看向江莎莎,一字一顿:“我给过你机会了。”

“你不打是吧?那可就换我打了。”

亲爹就是亲爹,关键时刻就是靠谱。

电话刚打过去没几秒就被接通了。

“喂,闺女。”

一听见这小老头的声音,我一直憋在心里的眼泪差一点就夺眶而出。

自始至终,我都没有做错过任何一件事,被针对的人是我,被嘲笑打压的人也是我。

如果今天没有我爸给我撑腰,站在这个办公室里的人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应届毕业生的话,他(她)是不是就只能把所有的委屈都往肚子咽?

或许我唯一做错的,就是让这一对狗男女在公司待这么久,把公司基层弄的这么乌烟瘴气!

我吸了吸鼻子,说:“爸,你现在来一趟公司,我就在项目总监的办公室里,你闺女让人欺负了。”

挂断电话之后,总监和人事仍然在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我。

我也不知道江莎莎到底怎么给他们洗的脑,竟然能让他们如此深信不疑。

“你们恐怕是误会了,其实董事长根本不叫‘江方刚’,而是叫‘蒋方刚’,他只是说话有口音而已。”

我好心给他们打预防针,但总监完全不信,反而哈哈大笑。

“合着你的意思是,董事长跟你一个姓呗!你怕不是受刺激太大了,开始做白日梦了吧?还是说你随便找了个演员来冒充董事长啊!”

此话落地,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猛地推开。

“谁欺负我女儿?!”

10

我爸气势汹汹地推门而入,身后还跟着正在拿纸巾擦冷汗的公司总经理。

虽说以总监和人事部长的职位不足以见到我爸,但他们可认识总经理啊。

总监猛地站起身来,笑嘻嘻地迎上去说:“经理,您说您要过来,怎么不跟我提前说一声啊,我这还什么都没准备呢!”

“准备?”总经理瞪他,“准备让我看看你是怎么势利眼的吗?”

总监一愣,尬笑两声道:“您这是什么话啊,哈哈……”

此时,宋俊和江莎莎的笑容已经完全凝固在了脸上。

我爸一脸嫌弃地看了我一眼道:“你怎么回事儿?下基层当个实习生还能被人欺负成这样?”

我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,冷声道:“我也不想啊爸,但谁让您不知道在哪冒出来的好女儿仗势欺人呢!”

我爸顺着我的眼神看向江莎莎,江莎莎脸色一僵,下意识地就要往宋俊身后躲。

而宋俊此时已经完全愣在了原地,眼睛像抹了502一样死死地粘在我的身上。

我爸冷哼一声:“女儿?我可没那么大本事生出这样的女儿。”

说着,我爸又指了指宋俊,毫不客气道:“这就是你那前男友?”

宋俊脸色一变,瞬间换上个虚伪的笑容,伸着手凑到我跟我爸面前,“董事长好,我是梦梦的男朋友,我叫宋俊,毕业于……”

我爸瞥了他一眼,转头就问我:“你之前看上他哪了?”

我:“……”

眼瞎了呗。

我爸面无表情地坐到沙发上,神情严肃,不怒自威:“我听说,咱们公司来了个自称我女儿的关系户啊。”

江莎莎听闻,肩膀都控制不住的发抖,哪还有刚才小人得志的样子。

“误会,都是误会!”人事部长腆着脸解释,“我们就是看孩子工作压力太大了,想着开个玩笑活跃活跃气氛。”

“玩笑?”我爸猛地一拍桌子,把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都吓了一个哆嗦。

“公司是你们开玩笑的地方吗!”

“怎么?合着你们的意思是骂我闺女开不起玩笑呗!”

人事和总监早就被这场面吓傻了,低着个脑袋不停道歉。

“行了!”我爸大手一挥,看向总经理道:“这事儿该怎么处理你应该清楚。”

总经理连连点头,铿锵有力道:“我明白!您放心董事长,这些害群之马不配留在公司!”

话音落地,宋俊的脸色唰一下就白了,直接冲上来拉住我的胳膊说:“梦梦,我知道我错了梦梦,你原谅我这一次,我知道你还是爱着我的,我们在一起重新开始好吗?”

他整个人就像失了智一样死死地拉着我嘟囔,我刚想开口就又被他堵回去:

“其实我根本不喜欢江莎莎,我真正爱的人是你啊,之前是她先来勾引我的,我只是犯了每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,梦梦你一定要理解我啊!”

我快被他给恶心吐了。

这到底是什么品种的牛马?

我直接甩开他的手,“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?”

“你跟江莎莎在一起我完全没有意见,狗吃屎,简直就是天生一对!”

宋俊还想继续上前拉我的手,却被已经失去理智的江莎莎一把拽了过去。

“啪——”的一声,一个响彻办公室的耳光扇在了宋俊脸上。

“宋俊你还是不是人!你知道我为你做了多少吗?!”

看见这一幕,我突然想起来一个词。

细狗。

真是像极了宋俊。

我笑了,慢悠悠地补充:“哦对了,我差点忘记一件事。”

宋俊看我的眼神顿时有了光,跟奥特曼似的。

“你还欠我六万多块钱,可千万别忘了还啊,不然我就只能给你寄律师函了。”

11

从这之后,我爸妈说什么都不让我再去基层了。

我对此也没什么意见,毕竟身份都已经曝光了,再在基层留着也观察不到什么。

一个月后,我坐上了公司副总经理的位置,再也没听过江莎莎和宋俊这俩人的名字,当然我也懒得打听。

之后宋俊倒是也来找过我几回,有一次还是在暴雨天,大半夜的时候他突然给我打电话。

“梦梦,我现在就在你家楼下,外面的雨很大,我没有打伞。”

“你能下来听我说两句话吗?如果你不下来,我就一直在这里站着不走了。”

我被他狗叫的头疼,想都不想就丢给他一句:“你爱咋咋地,别他妈打扰老娘睡觉!”

第二天上班的时候,宋俊又给我打来了电话,他说他得了急性阑尾炎,问我能不能去看看他。

我说:“真是个可怜鬼,没脑子也就算了,这下阑尾也要没了。”

两年后,我爸把公司全权交到了我的手里。

这天跟小天吃饭的时候,她突然笑嘻嘻地问我说想不想知道宋俊和江莎莎的近况。

反正也闲得无聊,不妨听个乐子玩玩。

据小天说,江莎莎冒充董事长女儿的事被同事挂到了网上,很快就被骂的声名狼藉,只能灰溜溜地跑回老家找工作。

而宋俊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,自打割了阑尾之后,江莎莎就跟疯了一样死咬着他不松口,就连过年回家都跟在他屁股后面一哭二闹三上吊。

最后宋俊被缠的没办法了,只能咬牙跟江莎莎领了结婚证。

结果婚礼都办完了他才知道,江莎莎缠着他要结婚的原因根本就不是因为喜欢他,而是因为欠了外债,实在还不上钱了才拉他一起下水。

听完之后,我无声地笑了笑,心里的某个疙瘩忽然被抹平了。

人生啊,最多就是一趟旅行,好人烂人都在路上。

可这又怎么样呢?

有句话说得好,出来混,总是要还的。

遇见烂人,就直接扇他巴掌呗!

小说《董事长的真假千金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在线阅读入口>>点击阅读

© 2024 书房小说 All Rights Reserved.

晋ICP备2023023595号-5

侵权投诉 网站地图